會員登入    
 + Register
南方 POWER 健美學苑 (不正常人類研究所)
隨機小語
當職業選手往往跟健康是衝突的
[黃阿文教練]

正在瀏覽:   1 名訪客

 分享到我的 Facebook  

 到底部   前一個主題   下一個主題  [無發表權] 請登錄或者註冊



黃媽媽 - 軍中子弟的守護神
會員五級
註冊日期:
2006-12-18 13:26:53
來自 台南
文章: 5282
離線
黃媽媽 - 軍中子弟的守護神

2006/06/03 福爾摩沙事件簿 - 海軍南陽鑑 士兵墜海疑雲11年

描述黃媽媽的兒子黃國章意外墜海死亡漂到福建沿海
屍體救上來頭顱裡插著一根布袋針
黃媽媽為了追查真象結果十幾年來一直默默幫軍中子弟爭取權益

http://www-9958-tw.myweb.hinet.net/mo/20060603.wmv

06/03 福爾摩沙事件簿

  海軍南洋鑑 士兵墜海疑雲



話說民國八十四年六月九日,二兵黃國章在還沒有出海的時候,先打電話回家求救,他一邊哭,一邊害怕的對媽媽求救,船上老兵恐嚇他,說只要軍艦離開了港口,就要他好看,他要求媽媽救他,不管用任何方法,只要讓他回家就好,結果當媽媽的拒絕了,要兒子勇敢接受考驗,沒想到真的從此天人永隔,再相見時,已經變成一具浮屍,做母親的怎能不自責呢?

出海當天的半夜十二點,黃媽媽接到軍方的電話,說十九歲的孩子失蹤了,還說理由是黃國章無法承受軍中壓力而跳海自殺,但過沒幾天,黃媽媽和親朋好友都接到黃國章寄來的信,裡頭說家人不幫助他,他只有三條路可走,一是殺人,二是逃兵,三是死,結果他死了,到底是什麼原因呢?屍體發現後,黃媽媽看見自己兒子臉上竟然有一支鋼針,頭部也有一個三角形的銳器,他認為孩子是被老兵凌虐毆打落海死亡的。軍方說黃國章落海這麼多天,是被海上的鋼針插進頭部的,到底事實的真相是什麼呢?最後的答案是全案不起訴,只有艦長因為沒盡到督導之責被彈劾,這是公平正義嗎?資深記者洪培翔、魏國旭帶您還原整個神奇落海的命案。

民國八十四年六月初,狄安娜颱風侵襲台灣,原本要出海執行任務的917南陽號驅逐艦,不得不暫時停泊在高雄左營軍港暫避風雨,六月九日,颱風遠颺,天空放晴,南陽號的兵官上上下下忙著準備即將出海的偵巡勤務,甲板上有人心神不寧,埋在二兵黃國章心裡,深沉的恐懼已經拉起了警報,因為船上的老兵曾經恐嚇他,一旦軍艦駛離了港口,就有得他好看。

黃媽媽說:「那一天等於說他要出海了嘛,六月九號早上我剛好開店門的時候,我就接到他的電話,他就跟我說,他就一直在哭啦,他就說媽媽你帶我回去,不管你用任何方式,你就是帶我回家,我們下午船要出海了,我說國章你要告訴我原因啊,你沒有原因,你在當兵媽媽怎麼去帶你?他說你現在不要問啦,反正你就是用盡各種方法,你就是來帶我回家,我聽得出他的恐懼,最後我就說國章,媽媽實在沒辦法,你這樣吵我,我實在沒辦法,我就說你趕快回去,我就把電話掛了。

」這一通救命的電話,從高雄打回花蓮的老家,黃媽媽事後自責萬分,因為她當時竟然硬生生拒絕親生兒子對母親的求救。

黃媽媽說:「多少都聽到一些謠傳,就是說出海會被人家丟到海裡面去,所以我只能交代他說,你一遇到狀況,你就不管哪個長官的門,你都去敲,都去求救,我是有愧疚,我做一個母親說我沒有愧疚是不可能的,因為他總是向我求救過,但是我卻無能為力」。

十一年了,黃媽媽依舊不能原諒自己,無法保護飽受驚嚇的孩子,但即使當時她飛奔到左營軍港,她又能如何?她究竟不可能擋下一艘軍艦,不讓它出海,當天下午兩點四十分,南陽號駛離了左營軍港,一個母親的心,彷彿漂流在汪洋大海中載浮載沉,當天深夜十二點多,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驚醒了黃媽媽。

黃媽媽說:「一個長官的電話,電話拿起來他也是問我說,你的孩子在船上生活如何?那時候我已經直覺我的孩子應該出事了,所以我就批哩啪啦把他在船上所受到的待遇都告訴了那位長官,然後說完了之後,他跟我說你的孩子失蹤了,今天下午船出去的時候,你的孩子失蹤了,那你兩點多的時候出海,十二點多的時候才告訴我的孩子失蹤了?」 黃媽媽急的有如熱鍋上的螞蟻,軍方卻已經統一口徑,指稱十九歲的黃國章因為無法承受軍中的壓力,因此跳海自殺,絕對沒有外傳所謂的軍中凌虐事件。

南陽艦艦長馮逸成上校說:「要我一個人去遮瞞這件事情是不可能的,如果有這件事情的話,那麼如果沒有這件事情的話,我也希望能夠還我917軍艦一個清白」。

就在黃國章落海後的幾天,包括黃媽媽及黃國章的親朋好友,都接到黃國章寄來的信,信裡是這樣說的:「家人不幫助我,我只有三條路可以走,一是殺人,二是逃兵,三是死,你說過其他人也是被打被罵這樣過來,但是我不了解,既然這樣子,大家為什麼還要讓不好的事繼續下去,人家說,哀莫大於心死,我就是這樣的感覺,你們放心,如果還有緣,來世也會還,直到我還清為止」。

即使看到了遺書,但黃媽媽依舊寧願相信黃國章只是逃兵,直到他失蹤後的第六天,從對岸福建傳來不幸的消息,大陸漁民在海上發現黃國章的遺體… 黃媽媽說:「軍方跟我談的都是直接挑明的講,你如果說簽下一個被判自殺的話,你只有十幾萬的撫恤、喪葬費,你如果是因公的話,那撫恤就差很遠喔,我說我不要談這個東西,他是因公,他是自殺對我來講,這個屍體是不是我兒子我不確定,我一定要看到人,我才要做決定」。

後來黃媽媽從遺體的特徵認出了黃國章,他身上穿的是繡有兵籍號碼的軍服,但軍方先前卻宣稱黃國章是穿著便服逃兵,軍方為什麼要撒謊?黃媽媽帶著滿腔怒火回到台灣,拿著四張名片般大小的照片四處陳情求援,當時的監察委員趙昌平要求黃媽媽將相片放大,果真出現驚人發展。

黃媽媽說:「一放開來才看到說,喔!原來他臉上有一支鋼針,這個鋼針就類似我們的布袋針,因為我們都是鄉下人,都知道這個東西,然後這裡還有一個三角形的銳器也是插在這個頭部」。

一時之間媒體大篇幅報導,這樁軍中殺人事件讓軍方倍感壓力,飽受輿論指責,然而黃國張遺體已經火化,儘管諸多的疑點指向他殺,卻始終無法證明,黃國章在何時何地遭誰殺害?黃媽媽曾經提供一份十五個秘密證人名單給軍方,但軍方聲稱經過約談這些證人,全都矢口否認曾經命案發生,海總自認為該問的、該查的都已經努力過,在民國八十六年七月二十二日,全案處分不起訴。

黃媽媽說:「只要軍方不說,我無可奈何。因為我不可能去逼問誰,現在退伍的退伍,長官調職的調職了,我也沒辦法去逼問任何事,整個證據都是在他們手上」。

然而經過監察院調查,雖然依舊無法證明黃國章遭到殺害棄屍,但是南陽艦上,老兵欺負新兵的狀況明顯嚴重存在,上校艦長馮逸成沒有盡到督導之責,因此遭到彈劾,這一名高階軍官的申誡處分,讓一名二兵之死真相從此石沉大海。

真相石沉大海了,黃媽媽永遠自責的是為什麼當初孩子向她求救,她就這麼無能為力的見死不救,於是,台灣社會接下來看見的是一位憤怒的母親,她從花蓮隻身北上,直接到國防部衝撞展開她和軍方的長期抗戰,為的就是要查明孩子死亡的真相。

黃媽媽說:「兒子的同學去當兵後跟她講,說只要晚上軍艦停港的話,就會看到黃國章在甲板上走來去,這些同學曾經希望黃媽媽去船上收魂,但問題是黃媽媽她根本上不了軍艦,但她認為兒子的魂魄會沒有帶著惡臉出現,應該是在冥冥中照顧同胞,後來黃媽媽也決定把所有軍中的役男當成自己的孩子,一位傷心卻堅強的母親,就這樣組織了軍中人權促進會,由於她的鍥而不捨,軍方終於在黃國章案發之後的四年,在國防部的會客室掛起這個官兵權益保障委員會的招牌,平常被粗魯阻擋在外的黃媽媽,也終於被請入貴賓座擔任第一屆的委員,和高階將領平起平坐,這是軍中人權改革的一個重要里程碑,是由一個家庭主婦完成了這個不可能的任務,資深記者洪培翔、魏國旭帶您走過這一趟艱辛的篳路藍縷」。

黃媽媽說:「我曾經跟軍方講過,我說我可以接受我的兒子是怎麼死的,他是自殺怎麼樣,他殺都沒關係,但是你要給我真正的真相,你要告訴我清清楚楚,不要讓我心裡擱著一個結,我說如果你不給我真相,我這一輩子就跟你沒完沒了」。

軍方草菅人命的態度,徹徹底底的激怒黃媽媽,她分明知道單靠她一個家庭主婦的力量,根本難以撼動這個封閉的嚴密組織,但她不服氣不認輸,她下了決心,隻身北上,這是一場和軍方的長期抗戰。

不停的衝撞是這場不對稱戰爭中唯一法則,此時的黃媽媽追查兒子的死因已經不是她奮鬥的唯一目標,她跳脫了格局,放大了視野,她把軍中所有的役男都當成自己的孩子,因為母親的痛她最能深切體會。

黃媽媽說:「他的同學去當兵的時候說只要晚上軍艦停港的話,靠近的話,都會看到黃國章在甲板上走來去,他們都叫我去收魂,可是那個時候我真的上不了船,我沒有辦法去做這些動作,不過我認為我的兒子是在照顧那些同胞,我認為國章的心他是在照顧他的同胞,他不會嚇人,因為我聽他們講他真的沒有現惡臉給他們看,即使他死的那麼難看,他說他就是看到他在甲板上走來去」。

傷心的母親堅強起來,組織了軍中人權促進協會,黃媽媽藉由一次又一次和軍方交手的經驗,協助役男的家屬討回應有的公道。

黃媽媽曾在抗議的時候說:「為什麼每一個爆炸案死的都是這些低下階層的官士兵,為什麼都不是帶星星的、帶梅花的死掉?」。

黃國章的案件十一年了,黃媽媽的身影還在街頭奮鬥,她的毅力著時感動了許多人,從當年一再的靜坐抗議被強行押走,軍方的頭疼人物,如今黃媽媽成為國防部的座上賓。

黃媽媽說:「也因為國章的犧牲,軍方也給了這些社會一個開啟的大門,現在軍方很容易進去,可是你們到底改的、做的有多少?我覺得是太緩慢太緩慢了,如果今天改的是有這麼的大刀闊斧的話,也這麼要求他們自己要去改革的話,我相信這些大案件,不會持續再發生,不會有這麼多的民怨。

因為黃媽媽的努力,軍中人權意識終於抬頭,民國八十八年三月國防部的會客室掛起了一面招牌,官兵權益保障委員會。

當時國防部長唐飛還聘請黃媽媽為第一屆的諮詢委員,沒有拒馬沒有人牆,黃媽媽走進了國防部,和高官將領平起平坐,這是軍中人權改革的一個重要里程碑。

因為孩子的犧牲,黃媽媽開啟了軍中人權改革,但是黃國章死亡的那個民國八十四年,台灣軍中死亡的人數突破四百人,創下歷年新高紀錄,非戰爭狀態的台灣竟然平均每天至少一名軍人死亡,一年下來等於犧牲掉一個營的兵力,這究竟怎麼回事?你一定還記得當時的國防部長蔣仲苓面對記者的追問丟了這麼一句「哪個地方不死人」,頓時之間民怨沸騰,逼的蔣仲苓最後向全民道歉。

到底軍中不當管教的案例還有多少呢?監察委員說軍中公佈的數字,根本遠低於事實的狀況,民國八十八年桃園空軍基地彈藥庫被破壞而失竊八千多發六五式步槍子彈,當時的國防部長唐飛震怒,要求限期破案,結果軍方竟然使出非常手段,用極盡殘忍的刑求方式,將三個無辜的阿兵哥屈打成招,最後經由軍中人權促進會的聲援才得以平反,社會一片譁然後,國防部一口氣懲處了七十二名將校官,其中甚至還包括空軍總司令陳肇敏等七位高階將領,層級之高、人數之多,都創下軍中紀錄。

軍中人權真的有所抬頭了。
資深記者洪培翔、魏國旭帶您繼續了解。

民國八十八年十月三日,桃園空軍基地彈藥庫遭到破壞,失竊八千多發六五式步槍子彈,離譜的是,事隔八天同一個基地竟然又遭竊,甚至連炸藥包都被偷走,國防部長唐飛震怒要求限期破案,如此壓力軍方竟然使出非常手段,找了三個倒楣鬼屈打成招。

遭刑求士兵說:「拿塑膠警棍,在我背部墊海綿墊,就往海綿墊上一直敲一直打,然後也有拿冰塊冰我的下體」。

另一名遭刑求士兵說:「他們挖了一個洞,把我埋起來,埋到剩下一顆頭,然後用腳採在我脖子裡面,嘴巴張開就把土給塞進去,然後像是用竹筷的東西夾我的手,還有灌水,從鼻子灌水」。

三名士兵的自白曝光,社會輿論譁然,經過調查後,這起軍中刑求案件,國防部一口氣懲處了七十二名將校官,其中甚至還包括空軍總司令陳肇敏等七位高階將領,層級之高、人數之多都創下紀錄。

這是軍中人權促進會成立以來參與聲援並且成功平反的指揮性案件。

黃媽媽說:「這樣的案子都採取就是說能夠盡量息事,把聲音化小就化小,就採取這樣很駝鳥的心態,致這些孩子身心傷害於不顧」。


過去十餘年,軍中人權改革的進程數字說話,的確看見黃媽媽等人的努力,發揮了作用,民國八十四年,台灣軍中死亡的人數突破四百人,創下歷年高峰,非戰爭狀態的台灣竟然平均每天有一名軍人喪命,一年下來等於犧牲掉相當一個營的兵力,層出不窮的軍中事故,讓軍方形象跌入谷底,當年國防部蔣仲苓,一句「哪個地方不死人」,這一句話更是觸犯的眾怒。

蔣仲苓說:「仲苓今天藉這個機會,像各位先進再度表達歉意,並將負起責任盡速查明真相,給家屬社會一個交代」。


黃媽媽說:「其實早期我們去抗議,我們都還要採一個激烈的抗議手段,可能也會受到各種羞辱,譬如還有人說,死千死萬,只死了一個黃國章,一個黃媽媽就整天在那裡哭爸哭媽好像瘋女人,就是因為這些犧牲,幾件大案子的犧牲以後,把軍中人權的議題炒起來了,逼的軍方不得不去慢慢開放去接受人們對他們的質疑,即使這個開放是很小的也很少的,不過他們還是慢慢打開了。

今天軍方比起以前,的確已經打開了大門,但實際上在一些角落,老兵欺負新兵,不當管教的陋習,依舊時有所聞。

前監察委員趙昌平說:「軍中管教不當數字,原來遠低我們所了解的事實,比事實還少,把這個年輕的子弟送到軍中去,這個天經地義捍衛我們國家,這個服兵役當然應該,可是也應該給他什麼,給他最好的一個保護,如果軍中發生不當管教、意外死亡,對於國防的力量也有相當大的滅損,對國軍士氣會有很大影響」。

沒錯,如果因為不當管教而發生的死亡是多麼的不值得,每一個孩子都是父母心頭的一塊肉,儘管軍中常講:「合理的要求是訓練,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練」,但人權的普世價值,應該都是一致的。

<註:特別感謝陳小美將福爾摩沙事件簿六月三日採訪黃媽媽專輯的所有對話內容一字一字打出來,>

2008-11-13 23:14:53
應用擴展 工具箱




 [無發表權] 請登錄或者註冊


可以查看文章.
不可發表文章.
不可回覆.
不可編輯自己的文章.
不可刪除自己的文章.
不可發起投票調查.
不可在投票調查中投票.
不可上傳附件.
不可不經審核直接發文.

[進階搜索]